注册
首页 > 文娱

冯绍峰圣诞装扮登封面 节日曾给家人惊喜

  • 来源:国际在线
  • 2019/9/11 17:10:30

冯绍峰笑容阳光

    《Time Out北京》与冯绍峰初次邂逅是两年前,那时的他虽敬业勤勉,但以上海男人的生活天赋,加上丝毫不急着走红的好心态,小日子也被伊过得有滋有味、“开心得来”。但那部轰轰烈烈的清穿剧让一切天翻地覆:大戏一部接一部,日程表精确到时分,这个月还将作为中国青年代表,出席在南非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。让他能在自己屋里做回观众、自由地遥控换台,都成了难得的幸福。

    刚在化妆间落座,采访就要立刻开始,这个年初因清穿剧《宫锁心玉》蹿红的上海男人,忙碌得让人难以想象,一天要奔三个地方接受采访,晚上还要赶回剧组拍戏。 他目光疲惫、声音沙哑地解释自己因熬夜拍戏睡眠不足,还有些恍惚,希望大家不要介意。可不出10分钟,他便恢复了公众面前所常备的精气神儿,在拍照时更是随着音乐活泼地摇摆起来,还不时地为拍摄设计一些有趣的小动作,影迷送他个“萌主”的外号,也不无道理。

    冯绍峰忙,是必然的事情——《鸿门宴》、《画皮2》、《二次曝光》,戏一部接着一部。“有天晚上回到自己房间,打开电视,用遥控器调了几个台,突然就高兴了起来,”他说,“因为许久未见的‘生活感’在那个瞬间回到了自己身边。”说着快乐,听着心酸。

    他现在最大的愿望,是拥有几天的假期,把生活中琐碎的遗留问题解决一下。说到自己最常逛的地方是买手店,因为那不需要耗费太多时间。有时间挣钱没时间花钱,或许,这就是走红的代价。

    还好,随着越来越忙,冯绍峰逐渐适应,并学会了忙里偷闲。记得2007年在香港拍《岁月风云》时正值圣诞节,他和林峰、吴卓羲一起出去庆祝,却被狗仔队跟拍扫兴。或许因为香港狗仔队的无所不用其极,让当时还没那么忙的冯绍峰大开眼界。这段“躲”狗仔的经历,竟成了他最难忘的圣诞节回忆。同时因为本身就喜欢收集各种模型,那一年林峰送他的限量版擎天柱模型,也成了他迄今为止最喜欢的圣诞礼物。

    从上海滩父母羽翼下的住家乖乖资优生,到独自打拼的当红“北漂”大明星,冯绍峰到底算“努力型”还是“天赋型”演员?“以前是努力型,后来慢慢戏拍多了,就变成了天赋型。”听他娓娓道来自己的成长经历,这个听起来似乎反常规的逻辑,便顺理成章起来。[page_break]

冯绍峰

    乖乖仔:你有理想自由,但我不羡慕

    儿时的冯绍峰,被母亲送去学习小提琴,参加话剧社、演讲比赛,仅仅是为了陶冶情操,别说冯妈妈没做过星妈的梦,连冯绍峰自己当时也并没有把演戏作为人生目标。“我不是一个会给自己定远大目标的人,顶多是短期的,做好眼前的事儿就得了。”此话不假,虽说冯绍峰说自己学习好主要靠努力,但并不是个背书型学生, 逻辑性较强的他,读重点高中时也选了理科,直到报考上海戏剧学院之后,才临时转了文科。

    而当问起那时作为文艺骨干兼帅哥,在学校里肯定有不少女孩示爱时,他却很好地诠释了优质偶像这个词:“上学的时候我对这种事比较敏感,还是以学业为重,觉得女孩有那个意思,我就刻意疏远。”摆明了告诉自己的年少粉丝:不要早恋。

    因为进上戏是计划外产物,所以大一、大二时冯绍峰过得并不顺利,周围的同学都是早早立下志向进入这个行业,所以或多或少有过相关的培训和准备,而演戏对他而言,几乎是一件全新的事情。那时候,经常要设计一些小品和短剧,这可把蜜罐里长大的冯少爷难住了,在校园的草地上躺着构思剧情,去火车站观察旅人和擦皮鞋的小贩都成了他的常态。

    虽然如此,但冯绍峰说自己从来没有羡慕过别人的生活——那些和他比起来,相对自由的小孩的生活。“我小时候也会打游戏,打篮球,并不是过得特别不自由,父母当然是希望我好,用他们认为对的方式来保护我,关心我。”他很体谅自己的家人,但问他将来为人父母,是否会以相同的方式对待自己的小孩时,他说:“男孩肯定不会了,让他多到外面的世界去见识,但是女孩……还是护着点儿好。”[page_break]

冯绍峰登封面

    摩托党:傲气、帅气和运气

    上了大学胆子越来越大的他,甚至瞒
相关阅读:
佛山租房 http://fs.zufang.zhuge.com/

版权所有: 鹰潭网 All Rights Reserved
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